您好.
2019年12月19日

2型糖尿病患者OADs强化治疗的准则,来自20部国内外指南的共同推荐

 

2型糖尿病是一种进展性疾病,随着病程的进展,血糖逐渐升高,控制高血糖的治疗强度也随之加强,常需要多种手段的联合治疗。

2019国际糖尿病联合会(IDF)世界大会上,公布了一项来自多个国家和全球指南数据的系统评价分析,旨在探寻血糖控制不佳的2型糖尿病患者采用口服降糖药物(OADs)进行强化治疗(特别是二联和三联OADs强化治疗)的统一标准。

 

研究设计

研究人员检索EMBASE、MEDLINE、MEDLINE-IN-PROCESS以及医学会官网网站,对2000年1月至2018年9月发布的临床指南进行了系统综述。纳入来自欧洲(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苏格兰、西班牙、英国)、亚太地区(澳大利亚、中国、菲律宾、俄罗斯、台湾)、北美和南美(美国、加拿大、巴西)以及中东(沙特阿拉伯、土耳其、阿联酋)国家的2型糖尿病临床管理指南。研究人员提取了指南中关于管理目标和强化治疗方面的建议,并进行描述性分析。

 

研究结果

研究共检索到20部2型糖尿病临床管理指南,包括17部国家指南和3部国际指南。其中13部指南最近一次更新是在2015至2018年。
15部指南推荐HbA1c控制目标为<7%。13部指南建议,起始二甲双胍治疗后3~6个月内若HbA1c仍高于目标水平(大多数指南中都有说明),可进行二联治疗,加用第二代或新型磺脲类药物(SUs)(19/20)、二肽基肽酶-4(DPP-4)抑制剂(16/20)或噻唑烷二酮类药物(TZDs)(14/20)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在19部支持使用SUs进行二联治疗的指南中,有7部针对特定的2型糖尿病群体进行了详细推荐。如图1所示,仅ADA/EASD指南保留新药作为某些亚组患者的二线用药(除非费用不允许)。

图1 OADs联合二甲双胍强化治疗的推荐以及SUs具体建议

对于三联疗法,大多数指南(18/20)推荐加用另一种OADs:DPP-4抑制剂(15/20),钠-葡萄糖共转运蛋白2(SGLT2)抑制剂(14/20),SUs(12/20)和TZDs(11/20)。剩余2部国家指南没有明确三线治疗的首选药物。

此外,大多数指南都概述了剂量调整和禁忌症信息。只有7部指南提倡对于肥胖(6/7)、慢性肾脏病(4/7)、低血糖风险(3/7)或心血管疾病(仅ADA/EASD指南)为特征的患者使用较新的OADs进行早期干预(作为二线或三线治疗)。

 

小结

综上,国家指南和国际指南在采用强化方式治疗血糖控制不佳的2型糖尿病患者这一点上基本达成了共识。总体而言,二线/三线治疗的药物选择是开放的,且普通OADs类别之间可以互换。尽管一些指南可能会在治疗级联中较早地放置较新的药物,但是大多数指南仍然推荐较老的OADs(例如新型SUs)进行治疗,尤其是作为二线用药。

 

2019 IDF OP-0065:Is there a common guideline onintensification of oral therapy in uncontrolled type 2 diabetes? Data from 20guidelines


SACN.DIA.DIA.19.12.17147  有效期至2021年06月

;

关键字: 会议报道, 强化治疗